媒體報道,南科大學位評定委員會近日召開第一次會議,審議通過了兩名學生學業考核和畢業論文答辯評定,與會委員一致同意授予兩人學士學位。校方稱兩人以優異成績提前完成各門課程,取得了畢業所需的足夠學分。據悉,這兩名學生已經得到了多所世界名校的垂青,不久將前往牛津等大學深造。
  面對這個消息,最激動最興奮的應該是南科大的創辦者朱清時,2010年12月,在致考生及家長的一封公開信中,朱清時校長批評一些規章制度剝奪了大學“招生”和“授學位”的核心自主權,造成高校“千校一面”的畸形狀況,宣佈南科大將把“自主招收高二學生”和“自授各類學位和文憑”作為教改先行先試的內容。四年過去了,朱清時和南科大兌現了自己的承諾,更重要的是,他們的努力得到了認可,牛津等世界名校對南科大畢業生的垂青就是最有力的證明。
  “南科大畢業生領學校自授文憑進世界名校”,為此而感到欣慰的還應該包括所有關註、支持中國高教改革的人們。眾所周知,自2007年5月啟動籌建以來,南科大的符號意義就非常鮮明,在不言而喻的高教改革困局中,人們把南科大看作有無突圍希望的標誌。
  背負著來自各方的深切期望,歷時七年的風雨兼程,南科大的路走得並不平坦,但自授文憑、學位畢竟代表高教改革邁出了重要一步,意味著落實高校辦學自主權獲得了一次成功的經驗。誠如朱清時在創辦之初時所言,“南科大邁出的一小步,將是我國高教改革的一大步!”也只有站在這個高度,才能將南科大自授文憑和學位的意義看得更為清楚。
  毫無疑問,高教改革的核心是落實高校的辦學自主權,而高校自授文憑和學位只是這種自主權的內容之一。然而儘管只是自主權的一小部分,落實起來也並不容易。“這是半個世紀來首次有大學發自己的文憑”,在南科大給兩名畢業生髮放文憑之後,媒體的這一番慨嘆耐人尋味,因為人們從中可以悟出中國高教改革的艱難。
  包括自主招生、自授文憑和學位在內的高校辦學自主權落實起來何以如此之難?實際上,自主權之於高校的重要性不但早有共識,而且近年來中國的相關法規和政策文件也從來沒有諱言高校自主權,《高等教育法》總則第11條規定“高等學校應當面向社會,依法自主辦學,實行民主管理”,而2010年發佈的《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》則明確提出要鼓勵高校改革,擴大學校辦學自主權,今年兩會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所作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也提到,積極穩妥改革考試招生制度,擴大省級政府教育統籌權和高校辦學自主權。
  既不缺法規,也不乏共識,高校辦學自主權之所以難以落實,無非緣於兩個重要的障礙:陳舊的觀念和頑固的利益。對高校辦學自主權憂心忡忡,這是觀念的作祟,因為重重審批能夠獲得多種好處,轉而千方百計地杯葛高校辦學自主權,這是利益的牽絆。推進高教改革,落實辦學自主權,既需要觀念的革新,也需要和“簡政放權”行動進行有機的結合。
  南科大的探索之路將走向何方?探索總會遭遇波折,改革從來無法一蹴而就,關於南科大的未來發展也許還有許多不確定的因素,但既然已經選擇出發,就沒有半路折返的理由。
  中國高教改革的方向終究無法違逆,請給改革者們更多的掌聲。  (原標題:[社論]南科大自授文憑是高教改革的成功實踐)
創作者介紹

肥波

qwetabuxvgd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